欢迎登录路演汇!

最具潜力项目之

消费融资 | 哈佛建筑师爆改西湖边童年小屋,一扇门变出3间房

我是山山,邀请你来西湖边的PAPA HOUSE,【评论区参与留言,就有机会免费试睡】。让我们一起领略建筑之美,共同开启城市的美好之旅。

 

2018年3月28日

 
×
约谈
项目方

查看
更多

融资计划

融资金额

100万元

融资方式

股权融资

占股比例

10%

融资期限

1-3年

商业计划书

融资用途

用于展览用费

评论区参与话题留言,
就有机会赢取PAPA HOUSE免费房券!
活动时间:2018年3月28日——2018年4月5日
4月7日在本项目评论区开奖

我的项目

记忆里的外婆家

我记忆中的杭州,是雨露、雾气氤氲水汽里交织着各种藤蔓绿植,有着江南女子独有的温婉。这一切都源自小时候,在西湖边的外公家留给我的童年。

记忆里,湖滨路、南山路的岔口上就是外公家。出门不到30米就能看到刻着「杭州西湖」的大石。

每当来外公家我都要躲进一个高高的壁柜。

这里原本有一道小门,需要上一个特别高的台阶。每次能够踩上去,就很兴奋。

我很喜欢把自己躲在里面,小心翼翼的拉开一道小门,再爬上一个特别高的台阶。每次能够踩上去,就很兴奋。内部没有留灯,漆黑一片,每回都会留一道缝隙,让光透进一些,只为不把自己吓到。但又不能太多,会被人发现。

我很喜欢把自己藏在里面,觉得这就是我的小世界。这就是小孩的心思,喜欢躲躲藏藏时的欢乐,微妙,却真实。

时光无痕

时间总是分外公平,成长追梦的过程中,亲人总是在偶尔的转瞬回眸间闪现。

拥挤局促蹲坑的卫生间,尴尬躲在角落的厨房,它一度沦为面目尴尬的出租屋。打开门的瞬间,面前这个局促老旧的空间,充满了被时代淘汰的落寞与勉强,还有着一丝丝尴尬与不安。

记忆里洒满阳光的阳台,曾是外公养鸟的地方,有一只虎皮鹦鹉和会说话的鹩哥,还有一只百啭千声的画眉……而今,栏杆缝隙甚至都有了青苔。

高大的法国梧桐映衬柳营路两旁的街道,枯黄的梧桐叶透着丝丝凉意,这是我记忆里杭州的秋天。作为建筑师,我设计过很多民宿、酒店,但于我而言,从未设计过自己的“家”。

可以说,PAPA HOUSE是这样一个契机,是我再现的一个童真之家。我可以第一次以“女主人”的身份和大家分享设计。我希望通过设计重新定义空间界限的存在性,及所映射出的人与家庭的关系,能够唤醒城市旅人最深层对家及生活的理解和思考。

关于门 ABOUT DOOR

原来的70年代老房子,两室、一厅、一卫和一厨五个房间,却有七道门。

门是界限,界限多了,家总是少了点味道,就像人心,防备多了,也就心冷了。

我开始思考关于这道「界限」的归属。其实,「门」本无定义。

我们只是习惯了最为熟悉的 “穿越空间” 的体验,忽略了它所包含的其他可能性。

两个门洞、三间房可否共用一扇门? 这是一次概念上的突破,但需要各种技术性的尝试。

制作时,普通门的厚度阻碍了空间活动双面性的特殊需求。

我们用了一道中心轴,贯穿「门脊」使之自由;当任意面闭合时,能够完全齐平,融于墙体。就像是一次建筑魔术,门一关就消失了,瞬间漂移到另一个空间。

我们一般的习惯是将门处于全闭合或敞开的状态。

而进入PAPA HOUSE,有一个有趣的现象:这扇门以45°角度的姿态共生于室内。

「门」并不归属与任一空间,恰似一个主体,有时是行动的障碍,需要人互动参与;更有点像是伸手欢迎你的到来。

关于卧室 BEDROOM

走进卧室,是一场冰与火之歌。
蓝绿色的角落,就像是自己的小天地,
躲在在伞状的树荫下阅读,
谁也不会打扰。

早起拉开窗帘,就会被暖暖的阳光唤醒。
看见阳光,心情都会满格。

靠近室外阳光越来越不吝啬自己,
沐浴在斜射的阳光中,
靠在一整条明黄色书桌上,
愉快的可以在桌上谱一首欢乐的曲。

远眺梧桐林荫道,
并让斜切的阳光从眼前穿过。

如果你对光影充满好奇,
可以侧坐在书桌前喝咖啡,
感受日光和投射形成的光影变化空间,
从无到有,由浅至深。

关于壁橱 ABOUT CLOSET

这里有另一道「门」,相对于自由,它是隐形的。

小时候,这里是我的地盘。

现在它有了一道隐形的门,多层起伏的敞开隔段,有点抽象,又有点熟悉。

改造完的壁橱像是外翻的空间(inside-out),你可以理解为是袜子的反穿的那一面。

「门」是隐形的,白色,暴露,和儿时的记忆全然相反;也像一道柜子的剖面,需要跨上一级台阶。

可以在隔层间攀爬和伸缩,和记忆中用劲攀登后的躲藏一样。而对于小朋友来说,那一级台阶和成人的感受完全不同。

关于阳台——浴室 About TERRACE

这里原来是我外公养鸟的地方,记忆里是阳光下各种鸟鸣声和绿植。

高大的法国梧桐映衬柳营路两旁的街道,一到夏天就是扑面而来的阵阵凉意。

窗外是层层雨露,是早起的薄雾,
像旧时江南女子的温婉。
窗内,是氤氲水汽和藤蔓绿植交织。
简直就是最诗意的沐浴之所。

阳台和壁橱本都是平行却各自封闭的空间。

而现在却是虚掩和外露,在PAPA HOUSE,「门」都被重新定义。

见证这一切新生的我们脚下的水磨石地面。记忆中是外公带着我母亲亲手打磨,四十多年过去了依然在此,还带了新的印记。

PAPA HOUSE不大,就是一个小小的窝居。所有的趣味都「藏」在细微处,需要大家去感知。设计也不是一般定义的高冷,更是一种家庭的温馨和暖意。设计的每一处都是对我儿时记忆的再现。

70几平,45年,2代人的制作,3代人的记忆,那些温暖的瞬间,都藏在家的每个角落,微小而美妙。

为何融资

从美国到中国,再到同时兼任STUDIO QI主持设计师和中国美术学院毕业生导师。

我把自己抛到社会上,接触各界的人和不同的观点,改建自己的PAPA HOUSE,是记忆的叠加,也是对老房子空间各种问题的解决。

成立自己的建筑事务所以来,从001、002……014(西塘九舍)到之后的每一个项目。

我始终觉得,房子是一个容器,承载的,是我们的生活。

作为一个建筑师,我希望能借力创作,给平庸日常,赋予另一种可能性和更多美好记忆。

建筑,一种源于记忆、流动在生活里的,温柔力量。

项目介绍

项目名称

PAPA HOUSE

项目环境

位于湖滨路,南山路,柳营路的交汇处,出门不到三十米即是西湖,也是老杭州口中的一公园,坐落着刻有“杭州西湖”的标志性石碑。

店内的设计风格和菜品选择,非常适合白领人群,无论是日常的同事聚餐、公司宴请,或是外卖配送,都有很大优势,也为日后潮狮荟进军CBD核心商圈做了良好的铺垫。

建筑状况

空间规划
建筑面积: 73.3㎡
空间规划:
  一间卧室,一间起居室,一间餐厅,一间厨房,一间卫生间,一间淋浴间

项目特色

PAPA HOUSE一室两厅一厨一卫,建筑师戚山山重新定义了空间界限的存在性及所映射出人与家庭的关系。 通过一道自由的「门」提出了+ONE的空间概念:一门双开分隔三室, 让这间留有儿时怀念的旧屋,在西湖的余晖中再现家的温情趣味。

这里有设计和哲学书籍、书法和艺术作品、设计过程中的的创作画稿、充满生机的绿植,江南布衣、INK+IVY、MUJI居家用品。这里还原了建筑师自己的居家方式,从建筑到室内,陈设到用品,都透出对生活的理解思考,鲜明且愉悦。

这是一处自由的「城市旅家」,山山希望通过来小宅旅居体验,唤起大家对「最熟悉空间」的另一种发现,这是她对于「家」的概念,一种微妙的情感联系和一种自由定义的状态。

项目地址

我的团队

时间轴

* 所有项目资料均由项目方或发起人提供并核实。

项目名称

PAPA HOUSE

项目进度:种子期

项目地址:杭州

 

目标金额:100万元

我的自述

一切都是偶然

“出门前可以把大门钥匙放在楼下的邮箱内哦。”

和昨天刚认识的租客通完电话,抬头看了一眼不远处外公外婆的家。仿佛还是那个傍晚,梧桐树荫下外公站在窗边,看着街口等着我回家。

我是戚山山。

很多人总喜欢给我冠上「哈佛毕业的美女建筑师」的标签,仿佛是一种被高高挂起的印记,难免让我觉得不好意思和充满距离感。

其实,我的人生只是一些偶然的组成而已。14岁独自去美国读书,此后在哥大待了5年,之后较为顺利的在哈佛读了四年的硕士,也是偶然。

为什么选建筑师作为终身事业?我想,也是偶然。

大学的第一年,我拿到一张选课表,每上一门课,划掉一门,最后几十门课,只剩建筑学幸存——这是我唯一没有接触过,捉摸不透的。在我的概念中,越琢磨不透越好玩。

于是没有经过计划,就这样走上了建筑师这条“不归路”,也才终于明白为什么「熬夜才是建筑师的核心竞争力」。这样说来,成为建筑师仿佛是一次玩心。

纽约像是一个巨大的容器,承载浸润着太多。

我像是一块海绵,沉浸其中,吸收着来自各方的养分。我学习艺术、政治、经济、哲学、舞蹈……高中四年修完了大学的物理和数学,最后以全校第一的成绩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之后,我作为哈佛那年唯一选派至伦佐·皮埃诺事务所的人选,开始了职业建筑师的生涯。

在美国的那些年,充斥着一个个大大小小的建筑项目。

挪威国家艺术中心、纽约联合国广场大厦、赫斯特集团全球总部、阿根廷首都综合商业地块……作品越来越多,简历越来越长,我也渐渐习惯了在高楼的落地窗前,俯瞰面目模糊的人来人往……

但内心总是有着一股隐隐的力量在跳动——国际公司的职业建筑师身份,设计工场的模式化生产,我第一次觉得自己即将进入一条流水线。我要打破这种固化的模式。

“一定有一种可能,我可以去用建筑,做一些不一样的东西,而不只是把文件夹里命名,从001变成1000。”

直到2012年冬天,一位商人找到了我,委托我为他设计私人别墅。项目位于美国密尔沃基市一个湖边的林中空地,面积三千方。

我在磁盘里建了一个新文件夹,把它命名为「001 Milwaukee House」。这是我第一次以独立建筑师的身份设计,当敲下001的时候,我觉得是时候告别美国。

离开纽约后,我选择回到我的故乡——杭州。

纽约和杭州,看起来像是两座完全不相干的城市,但在我的解读里,它们是世界上为数不多把市中心最贵地段,留给大面积自然景观的城市——中央公园和西湖,都是人造的景观,却让城市和自然融为一体,让整座城市更加温柔。甚至,变成了城市的灵魂。